風と時

站主:伽月 极度恋声,2.5次元星人
基本上是碎碎念,没事的时候写点同人。
浪漫理想主义者。
onkm(别站)/洛提/绿赤

回到顶部 1 2 3 4 5

上海啊,真是一年比一年潮。
今天走过芮欧时有种在东京银座的感觉。

最喜欢绣球啦。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LT】Return

是《仿生人会梦见电子羊吗?》的paro

有没有后续不知道(


00


结束了一天的工作,Lockon Stratos拖着沉重的步伐回到了自己的公寓,他走进电梯间,发现不出意料地,电梯又一次坏了。

他叹了一口气,心想好在自己住的楼层不高,在四楼,自己走上去就好。他推开积满灰的消防门,一团灰尘袭来,他快速地捂住嘴迈开步子,却突然听见这座空荡的公寓里传来人的脚步声,和东西掉落在地上的声音。


Lockon是这座公寓里唯一的住户,妹妹去世后弟弟也离开了这里移居。他提高了警觉,他随后发现声音是从三楼的房间传来的,他打开消防门,三楼电梯间正对的房间里的声音突然消失了。


难道是今天...

欧洲的城市令人感叹的是,几百年它是什么模样,现在依旧是。砖石制的建筑本身就是历史。

像是巴黎,那些免于战火的城市建筑让人惊奇。

2013年第一次去卢浮宫,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看到了那副沉睡于塞纳河河面上的少女,少女双手被捆绑丢弃在河中,而神情却是从未所见过的祥和与宁静。

大概是卢浮宫里的所有藏品中最让我印象深刻的一幅画。


2016年第二次到卢浮宫,周四的临近闭馆前空空荡荡,蒙娜丽莎的大厅里几乎空无一人,离开蒙娜丽莎,我突然又看到了那位少女,在同一个位置,同一个角落,只是之前从未想起。


那种过了不论多久都没有改变的东西,让人产生怀念感。


很有幸能在去年的这个时候来到日内瓦留学一学期。每每来到欧洲其他的国家与城市,却还是怀念起日内瓦来。飞机飞入瑞士境内,看到绿色的群山时,却生出一种归属感。大概是因为日内瓦本身是座国际城市,巴士上总能听到不是法语的语言。与苏黎世不同,日内瓦是francophone的城市,多了些悠闲与随性。

Demain des l'aube

想到eruri……


Demain, dès l'aube, à l'heure où blanchit la campagne,
Je partirai. Vois-tu, je sais que tu m'attends.
J'irai par la forêt, j'irai par la montagne.
Je ne puis demeurer loin de toi plus longtemps.

Je marcherai les yeux fixés sur mes pensées,
Sans...

2017第一发。其实去年也没怎么更LFT,因为也没什么产出,变成单纯的日志blog了……

不过在海边吹吹海风还是挺爽的( 不知为啥我很喜欢暗的那张不明所以的足(

【尼尔相关】child

尼尔相关,最后有某人出现(x


0015

睡梦中传来似远似近的响声,像是什么锋利的东西穿透了进来,他猛地睁开眼睛,去摸藏在枕头下面的手枪,摸到冰冷的金属时才发现发出声响的是床头柜的通讯器。

他暂时舒了一口气,但他马上这意味着什么,心神更加不安了。尼尔打开通讯器发来的密文,是一个坐标,时间和名字和一张人物照。对于这样的流程他已娴熟于心,可他毕竟还没有冷血到连眉头都不皱一下。

然后他关上通讯器,名字也不过是标记。

尼尔早已没了睡意,他起身离开单人床到阳台上,窗外的伦敦此时一派平和宁静,偶尔从远处传来巡逻警车的鸣笛,街角的酒吧传来喝醉男人的叫喊,几分钟后却又归为平静。

尼尔靠着阳台...

【团兵】My soul in yours

设定是埃尔温当上团长后不久。


没有壁外调查的日子里,利威尔找不到事情做的时候,通常就会造访调查兵团团长的办公室,士兵长在阳光和煦的午后敲响埃尔温团长的门,路过的士兵看来已是习以为常。


利威尔在厚实的门上敲了两下,然而他从没有耐心等里面的人回应——没什么可担心的,团长最糗的样子他都已经看过了,捉奸对象?那就更没有了。


“我进来了。”利威尔推开门,看见埃尔温正如往常坐在他的书桌前,前几日堆积如山的文书已经不见了踪影,埃尔温察觉到他注目的视线,

“已经让韩吉送走了”。


利威尔心里“哦”了一声,径直走到书橱角落拎过一...

天空好美。

©風と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