земля

"Yes, the enigma will surrender its key, the Sphinx will speak."

关于利威。

《友人》这一话的杀伤力……心痛



 

利威的母亲很爱他,可她并没有陪伴他很久,她把自己的一切都奉献给了他,抱着他说,利威,你是我的宝物,谢谢你来到这个世界。


在他刚来到这个人世的前几年,虽然生活穷苦世间黑暗混沌,他有着来自母亲的爱。


那个母亲却在不久后病死了,他没有可以去的地方,没有可以帮助他们的人,他或许是在等他的母亲睁开眼睛,又或者已经明白了母亲不会再叫他的名字了。


他感到了自己的无助,或许马上他会跟他的母亲一样死去,直到出现的陌生男人将他带走。


这个高大的男人会是他的父亲吗?利威从来没有见过他的父亲,母亲也没有提到过父亲。


那个男人给利威洗了澡,换了干净的衣服,给他食物和水,还给了他床铺和屋檐。他还给了他一把匕首,教他生存的方式。


利威努力地学习了男人传授给他的本领——暴力,让人屈服的绝对的力量,这是那个只认可力量的男人唯一能传授的。


利威熟悉了刀的用法,很快街上没有敢激怒他的了,连过去迫害他们母子俩的人都被他修理了,只剩下了半条命。利威得意满满,他回头去找男人的影子,留给他的只有渐行渐远的黑色风衣的影子。他或许还会回来,利威猜测,因为他经常突然消失再突然出现,等他回来了再向他炫耀自己的本领吧。


高个子的男人再也没有现身过,每天他睁开眼睛都期望男人踹开门来见他了。一个月,两个月,半年,男人都没有再出现。不知道哪一天起,他的内心不再期待了。


他做错了什么?是他仍旧太弱小,还是因为他是出生在地下街的小孩?


关心他的人又不在了,这或许就是世界的本质,世界是残酷的。



利威过了很长一段时间的独自生活,他依旧话很少,惯于使用暴力来达到目的,但他的身边依旧渐渐聚集了不少人,他们都是可怜而弱小的人,必须仰仗他的力量。利威接受了他们,他是拥有力量的人,或许他可以帮助他们。



利威听到过希娜的贵族们如何谈论巨人,在他们看来,巨人的威胁就好像遥不可及,他们对那些执意要出墙考察的人嗤之以鼻,利威从来没有见过巨人,但他多少能感同身受,被困在墙内的人类,和被困在地下街没有地上居住权的人一样,都被迫生活在这乌烟瘴气之中。


给他创造这个出口的是埃尔文史密斯。


利威不知道埃尔文是怎么找到他的,估计是道听途说从某个宪兵那里听来的,利威知道他所谓的交易只是想利用他的技术,利威不会否认,他在立体机动和砍杀巨人这一点确实更甚常人一筹。


你本身就是自由的象征。埃尔文曾经这么告诉他,因为有他在,普通人与士兵都能怀着人类终究会战胜巨人的希望。他被冠上了“人类最强士兵”的称号,名声响彻壁内和三军。



埃尔文曾在私下的场合对把利威和其他同伴带入生死境地感到忏悔,他似乎不在意在利威面前揭示自己脆弱的一面,脱下了面无表情的长官的面具,利威忽然发现到埃尔文比他想的更近人情,更弱小。在这种时刻,利威总是不由自主地产生了同情心,想去保护他和支持眼前无助的人。



利威把自己奉献给了埃尔文,有时他不明白埃尔文内心在想什么,目标是什么,可他仍选择相信他。


利威感谢埃尔文,在暗无天日的地下街找到了他,给了他一个奋斗的理由,给了他展翅的机会,世上有比仅仅是活着更重要的事情。


即使是像他那样的人,也被授予了第二次的人生,被认可,被赞誉,被信赖。

他虽然出身于那无序混沌、强者凌虐弱者的世界,却也成为了懂得爱与理解的人。他的力量为小小墙内世界的所有人类所用,而没有成为为发泄这个世界不公的工具。


他的强大来自他的武力,但更强大的是他的内心。


评论
热度(25)

© земля | Powered by LOFTER